首页 > 行业资讯 > 特色专题 > 医才访谈 > 正文

大医之道 | 王学廉:与大脑“共舞”

2016/5/12 9:07:23  

“人类的大脑,是在生命的漫长进化过程中,进化得很完美的一个器官。它精密复杂,又充满了未知的奥秘,人类对自己大脑功能的认识还远远不够。”

对王学廉教授的采访是先从科普开始的,“你可以简单地把大脑想象成一台电脑,它把所有你经历的事情,获得的经验、信息、数据,学到并掌握的知识、技能,都记忆、储存起来,随用随取,相当于从硬盘调出。不同的软件,相当于掌握的不同经验、技巧,使从硬盘中调动出来的数据、信息得到更高效率的运用。大脑还接受着人体的视、听、味、痛、温、触、压、位置、空间等各种感觉,支配着身体的各种运动,对外界事物做出各种反应,调节七情六欲等情绪、情感状态,是绝对的 ‘最高指挥官’ ”。

而现代功能神经外科的特殊性,就在于功能性脑疾病的特点,是“功能性病变”,而非“器质性病变”。

王学廉教授举了个例子:电脑的主机、CPU、显示屏坏了,相当于脑外伤、脑肿瘤、脑出血,称为“器质性病变”;电脑中病毒了、死机了,相当于患了帕金森病、精神疾病、成瘾疾病、癫痫、疼痛等,被称为“功能性脑病变”。后者发病机制更加复杂,至少还不能通过目前临床常用的CT、脑核磁共振等仪器设备来准确诊断这些疾病,而更多的是需要患者病史的演变、临床表现、体征、医生掌握的知识、经验和对患者耐心细致的检查来进行诊断。

“一栋房屋,它的大梁、一砖一瓦、水电管道、门窗外观看起来都完好无损,可是突然,门、窗打不开了,断水断电了、或下水道堵塞了,房屋的功能受到影响。”功能神经外科就是解决这些“功能上的障碍”。现代功能神经外科是研究人类“脑科学”、“脑计划”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学科,人类对自身大脑功能的认识还存在很多荒漠地带,致力于从事功能神经外科的医生和研究者们所探索开垦的每一寸土地都十分宝贵。

学无止境 —不畏艰难,担负使命

王学廉教授是上个世纪末我国第一批从事现代功能神经外科的学者、研究者、探索者与实践者,是国内乃至国际功能神经外科的楚翘,他的成长发展,和他 “不畏艰难”的使命感是分不开的。

作为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大院里长大的子弟,医者悲天悯人的情怀、军人报效祖国的使命,从小就在他心灵里生根发芽。

1980年,王学廉以优异成绩考入第四军医大学医疗系本科。1985年,毕业后被分配到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神经外科。

上世纪90年代末,我国现代神经外科事业刚刚兴起,功能神经外科也开始得到关注,王学廉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门新兴的学科。随着更多的研究,上世纪90年代,国内手术治疗帕金森技术看到了一些希望,王学廉迫切想用这项技术为帕金森病人解除痛苦,开始更深入的探索和研究。在这段时期,王学廉不断的积累临床经验,不停的学习充电,在职期间取得硕士学位,2002年获第四军医大学神经外科学博士学位。

1997年,王学廉医生开始独立开展此项手术。经过几年在临床中的“摸爬滚打”,39岁的王学廉在功能神经外科的临床治疗中已经十分拔尖,并于2002年获第四军医大学神经外科学博士学位,同年晋升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医海无涯 ——与时俱进,不断挑战新领域

成功者总是不约而同地满足着时代的需要。

2000年,王学廉教授所在的唐都医院神经外科在国际上首创了伏隔核毁损术治疗吸毒成瘾戒断后的复吸,这在当时医学界、媒体界及广大社会引起了巨大反响和震撼。

“毁损术”是将吸毒者大脑内受毒品干扰的“病理性奖赏中枢”进行定点射频毁损干预后,重新建立新的脑功能平衡,达到消除“心瘾”,使吸毒者从毒瘾痛苦中解脱出来的目的。这种微创手术用于戒断后防复吸的效果显著好于目前临床任何保守戒毒疗法防复吸的效果。

2011年,王学廉教授又开展了更加安全有效的脑深部电刺激手术(DBS)用于毒品戒断后防复吸的探索研究,DBS,也叫脑起搏器,属于神经调控疗法,具有对脑结构无创伤、可逆和可调节的特点,大大降低了手术后发生远期并发症的风险。

王学廉教授总是选择最艰难的领域迎接挑战,努力争当现代功能神经外科事业的领跑者。

在赞誉声中,他又开展了脑起搏器手术治疗酒精依赖、难治性精神障碍以及慢性疼痛等疾病,再一次向大脑深处进发。

敬畏生命——医者可以做得更多

“人命关天”是王学廉教授经常说的四个字,从医30多年,做过几千例手术,王学廉教授始终保持着对生命和手术的敬畏之心。他说:做一例手术,你凭技术就可以做到尽善尽美,做一百例、一千例手术,技术是不够的,还需要“胆小”。保持对生命的敬畏之心,才能谨慎对待每一台手术。

功能性脑疾病是长期慢性疾病,患者往往由于手术费用、犹豫治疗方案等原因,并不是在诊治初期就接受手术治疗。

“有一位外地来求治的帕金森病患者,家里条件不好,一时间筹不到手术费用,被无良医院诱导接受了非正规治疗,结果钱花了六七万,病情反而严重了。”“如果我当时能在他离开门诊后还跟他保持联系,及时了解他的想法,也许就能阻止他被骗了。”

这件事促使王学廉教授下决心成立病友中心,给门诊患者建立档案,由医生专职负责管理,定期电话回访病情和治疗情况。病友中心自2008年成立以来,目前已经回访、联系、服务了40000多名功能性脑疾病患者。

病友中心负责人李医生深有感触地说:王学廉教授是一名学者型医生,是唐都医院功能神经外科的学术带头人,在国内、国际的功能神经外科领域名列前茅,享有较高的声誉,他更是个非常有远见的人。成立病友中心、维护微信公众号,这些都是需要花大力气、下大功夫去做的事儿,当初也有人质疑,看病人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来做这些事儿?事实证明,这些事情很有意义,跟看病同样重要!

王学廉教授的医者仁心也是出了名的,在科室中,流传着许多王学廉教授与患者的感人故事。

河南省三门峡市卢氏县患者焦飞,9岁就患上罕见的少年型帕金森病,但其家境贫寒。2011年,王学廉教授亲自到患者家里了解情况,并联系脑起搏器厂家为他免费实施了双侧脑起搏器手术。术后小伙子恢复得很好,2013年还在美国参加了半程马拉松赛,成绩良好,目前已经正常上班了。一位家住广东珠海的帕金森病患者,在进行脑起搏器手术5年后,由于家人重启了脑起搏器,症状加重,喝水都要让人喂,好像瘫痪一样。患者儿子打电话向王学廉教授求助,王教授立即让程控师罗甜订最快的机票,从西安飞往广东,上门进行调控……

王学廉教授常说:“做这些事儿是出于内心最单纯的想法,对于功能性脑疾病患者来说,求医是条更艰辛的路,我们应该尽能力做得更多。”

关于梦想——每个国内神经外科人都有一个“脑计划”

在王学廉教授的带领下,唐都医院功能神经外科成为业界响当当的一块金字招牌,综合排名在全国前三。2015年11月17日,中国西部唯一的“脑深部电刺激疗法规范化培训中心”在唐都脑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成立。

“目前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成就感是为病人解除痛苦后发自内心的愉悦,时常感到的还是对生命的责任,因此,功能神经外科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问到对自己在医学领域取得的成就是否满意,王学廉教授认为未来还有更多事情要做,更多的问题要解决,比如:脑起搏器的远程程控以方便病人治疗,难治性精神疾病的脑起搏器治疗,功能性脑疾病发病机制的探讨,更有效的脑靶点的研究,脑起搏器性能的改进等等。

王学廉教授说:每个功能神经外科医生都有一个“脑计划”,他的“脑计划”就是希望自己和自己率领的团队可以在不久的将来,研究和掌握更多的技术,治愈更多的受功能性脑疾病困扰的患者,为患者带来更多的福音,为人类探索大脑功能的奥秘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五十知天命”,对于攀登医学高峰的人而言,未知的神秘之门可能刚刚打开,他们还是保持着二十岁的激情,投入十二分的精力去研究人体的奥秘。不是没有压力,也不是不觉得累,而是使命感推着他们向前走。

王学廉 —— 一个天才型的医者、勤奋型的学者,既是严谨的学科带头人,又是敢于“冒险”的虚心学生, 祝愿他在人类禁区——大脑的研究中取得更多成就,为人类带来更多福音。

王学廉,男,现任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长期从事立体定向和功能性神经外科工作,研究方向:立体定向微创手术治疗运动障碍性疾病(帕金森病、扭转痉挛、原发性震颤、痉挛性斜颈、舞蹈症)、精神活性物质依赖(戒毒、戒酒)、难治性精神病(精神分裂症、躁狂症、强迫症、抑郁症、焦虑症、精神发育迟滞、秽语抽动综合症)及疼痛等。

擅长:脑深部电刺激手术与神经调控技术,擅治帕金森病、扭转痉挛、手术戒毒戒酒、梅杰氏综合征、抽动秽语综合症、痉挛性斜颈、肌张力障碍、抑郁症、强迫症、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立体定向活检等。


(来源:本站 孙朦)